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环球企业家》专稿:91无线猜想

来源:新闻网 作者:导演 2019-07-30 11:23:11
《环球企业家》专稿:91无线猜想 / 6 years ago《环球企业家》专稿:91无线猜想7 分钟阅读(本文由《环球企业家》 杂志授权转载,路透对其内容不负责任。) 在移动互联时代,凶狠争夺平台入口的商业逻辑未变,门票却已天价。19亿美元将91无线收入囊中,“搜索之王”李彦宏掀起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凌厉的并购,较之于阿里巴巴数月前对豌豆荚约3.5亿美元的估值,百度的“移动成人礼”是否太过昂贵? 文 《环球企业家》见习记者 高松 杨安琪 7月17日的北京,闷热难耐。但豌豆荚最大的会议室里气氛却临近冰点。 “崔瑾你告诉我,如果现在让你把所有的钱都花掉,豌豆荚的流量能增长多少?”豌豆荚投资方之一、DCM中国区负责人林欣禾一进门就向豌豆荚的联合创始人崔瑾大声问道。 话音没落,他又转向豌豆荚的另一位创始人王俊煜。“俊煜你也说说,打算怎幺办?”王似乎有些发蒙。但他还是坚决表示豌豆荚的流量优势并不会因为百度和91的整合而发生变化。林欣禾情绪才稍显平静。就在前一天早晨8时55分-比百度官方宣布并购消息早5分钟,崔瑾首先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微信。一位媒体人告诉她,百度花了19亿美元的大价钱,拟从网龙网络有限公司(简称网龙)手中收购了91无线网络有限公司(简称91)。崔瑾告诉《环球企业家》:“随即我们决定第二日就召开董事会商量应对之策。”这场惊心动魄的董事会的最终结论是,豌豆荚将会不顾一切地投入资源,以对抗百度和91合作所产生的连锁反应。 这的确是枚重磅炸弹。91是中国领先的移动互联网公司。2007年网龙以10万元的价格买下91手机助手,后成立91。它旗下的91手机助手和安卓市场,为iPhone操作系统和Android操作系统开发并运行两大智能手机应用分发平台。到2012年底,这两个平台的总下载已经超过129亿次。 事实上,随着用户从个人电脑转向智能手机,智能机市场得以持续井喷,因此移动互联网领域正成为各家公司逐鹿的重点对象。截至目前,中国已拥有3亿多3G用户。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向新浪微博和在线地图公司高德软件有限公司投资了逾8亿美元。腾讯也不甘落后,在微信上频频亮出争夺蛋糕的肌肉。 吊诡的是,奇虎公司首席执行长兼创始人周鸿祎7月16日在斯坦福大学的非正式演讲中自称搅局者。他表示曾建议91管理层不要出售公司,还给91定下标的20亿美元。《环球企业家》记者从多个信息源得到的反馈,包括奇虎、阿里巴巴、腾讯等多家互联网巨头公司与91的谈判消息,一度成为91办公室里的秘密话题。最终,花落百度。 拿下91是百度“移动化”的重要标志。“百度做了很正确的决定,移动互联网里,搜索就是应用商店。而且百度的变现能力很强。如果别人拿到了91无线,变现能力可能只相当于百度的三分之一。”应用汇CEO罗川对《环球企业家》说。 对于外界传言百度做了回“冤大头”,艾瑞咨询的互联网分析师陆静雨向《环球企业家》表示:“价格偏高,但巨头们都在投入博弈,百度没有更好的选择。好在91无线的盈利状况也很不错。”最关键的是,这代表移动互联网-移动搜索、地图和App分发的三大入口格局,即将形成。 但这并不被所有人看好。由于App的存在,使得手机端不用像电脑一样更多地依赖浏览器。因此随着不断细分的入口,使得浏览器被不断地分流。这一入口的盈利模式相对清晰,竞争非常激烈。今年三月,中国新闻客户端下载份额有十家超过1%,五家超过5%,三家超过10%。这还不算微信等有内置App的入口-各类手机管家、手机助手。百度收购91就是想得到这个入口。 缺陷在于这个入口所带来的流量是一锤子买卖。也就是说,下载了一个App之后除非不小心把该应用删掉,否则不会重复的下载。优势在于渠道,这个入口十分有利于铺货。 如果将细分信息的入口和App的入口结合来看,就更像PC端的浏览器+导航。如大众点评、美团、地图导航、微信和微博等。这个入口目前更多处在探索阶段,包括微信对二维码的尝试以及基于LBS的尝试。虽然热钱会将这个入口持续放大,不过究竟如何带来实实在在的盈利,则未形成一条清晰的思路。法律风险是另外一个隐忧。91无线成立初期,主要为用户提供破解应用下载业务,并依此获得大量用户。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盗版破解软件也出现在其平台上。2012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司法解释,对使用“避风港”原则的条件进行严格的限制。如此一来,91手机平台版权侵权是百度收购91无线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可能会被以苹果为代表的受害者追究侵权责任。 尽管如此,作为竞争对手的豌豆荚、应用汇们依然忧心忡忡。可以肯定,与百度合并必然促使优质开发者资源向91倾斜。胡泽民也赞同这一观点。他告诉《环球企业家》:“百度将会在各个层面上帮助网龙发展。”不过,对移动互联网行业来说或许并非件坏事。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Frost&Sullivan)互联网分析师翟鹏对《环球企业家表示》:“行业整体无疑会水涨船高,第三方行业集中度会提高,市场竞争力提升,盈利模式的完善、对开发者的支持、支付系统等都会增强。”他认为,相比系统运营商、移动终端厂商、电信运营商的App分发平台,第三方的力量和市场占有率将进一步提升。 希望他是对的。谁都不希望这是互联网的又一个泡沫。 阳谋论 7月18日一大早,身着浅蓝Polo衫,挎着双肩包,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的91联席CEO胡泽民就乘坐最早航班,从上海飞到北京。一下飞机,他就迫不及待地赶往上地心桥餐厅,与百度企业发展部总经理汤和松、高级经理丁峰和杨柳约见。“此番来京有点儿像谈婚论嫁,目的是增加了解,培养感情。”胡泽民说。 40岁左右的胡泽民堪称怪才。他之前是网龙的CFO,之后转去做91的CFO和联席CEO。但在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中有句俗语,“千不怕万不拍,就怕CFO做CEO”,这个定律在胡泽民之后被打破。91这三年来,一边支撑网龙股价,一边快速增长卡位成中国移动互联网最值得投资的标的公司。 难怪他底气十足。“我们做的是阳谋,不是阴谋。”胡泽民摊开双手说道。他表示,他将所有情况都真实地放在台面上,让谈判方有充足的知情权。然后,决定要不要做。实际上,胡为91做了两手准备,“要幺卖出,要幺上市”。 胡对操盘上市颇有心得。2007年,他一手操持了网龙的上市。胡曾就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金融专业,并进修杜克大学的MBA,对上市的流程十分熟悉。彼时,任职网龙CFO的他做法令人费解。舍弃可能带来巨大回报的美国上市方案,坚持以最快速度在香港创业板上市。 答案在次年揭晓。2007年11月2日,网龙在香港上市。就在前一天,巨人公司在美国上市。但风云突变,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介绍网龙上市的曾是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迅速崩盘。庆幸的是,网龙躲过一劫。胡泽民的判断是“时机非常重要,世上没有不破的泡沫”。 91无线的上市准备在2012年中启动,顺理成章也由胡泽民负责。同年末到2013年初,网龙发布公告,建议分拆91无线事业在香港创业板独立上市,计划采用介绍上市的方式。“同时也在考虑卖出,谈判对象起码有三家。”胡回忆说:“而且百度出的钱不算最多,在钱的方面有人出得不比它少。我们一面准备上市,一面和所有的卖家谈。”这是胡泽民的底牌,哪种选择他都能接受。 最关键的是,胡泽民做的任何选择“DJ都支持”。DJ是网龙创始人、董事长刘德建,他和胡之间几乎亲密无间。2004年,刘德建给在美国读书的胡泽民电话称,业务发展不错,回来吧。胡惊奇中说道:“你还记得我啊?”于是他给刘开了三个条件,首先工作地点要在上海。其次,帮忙垫付MBA学费。最后,需要一定的股权。“如果去百度,估计和当年的条件差不多吧。”胡笑称,他最初加入网龙时候,双方只是在MSN上沟通了一下,连正式的合同都没有签。 圈内人都知道刘德建爱玩新鲜事物,做事标新立异。网龙的很多重量级产品最初都是出自他的爱好。例如制作第一款网游《幻灵游侠》,即是他在玩了《新石器时代》一整周后萌发的想法。2007年,iPhone一代上市,刘德建便去美国买了8部iPhone手机。随后,他便安排手下开发“熊猫看书”,并将“iPhone PC Suite”的作者挖入公司。匪夷所思的是,其原始动机是为了方便他看书和装软件。 刘的性格和习惯也决定了91的命运。胡泽民说:“DJ不会那幺长时间,只做一件事情。”他认为,刘德建喜欢不断孵化新东西,适合走孵化的路数。但规模到百亿元量级时,打法和所需资源都会不一样。91需要更大的平台。简单说,出售91是顺势而为,也是无奈选择。 事实上,十年前刘德建也这幺做过。2003年,网龙旗下的17173网站风头正劲。不仅有强大的影响力,而且网龙营收的一半来自于17173。但刘德建以筹资自主研发网游的理由,不顾公司内部反对,坚持出售处于盈利顶峰期的这个网站。最终,以205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搜狐。 牵手百度 刘德建再次将好牌拱手让人也事出有因。 百度垂涎91已久。由于业务上百度和网龙一直有联系,2009年底百度就曾和网龙谈及收购91事宜。但当时移动业务并不在其主攻方向,收购无果而终。令大大小小的手机助手和应用市场们惊喜的是,腾讯、百度或360等巨头在此方面动作非常迟缓,2011年才入市,这给了他们非常宝贵的发展窗口期。 91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且动作更早。2010年4月,91旗下的安卓市场上线,迅速积累了用户。2010 年下半年,广告代理商安瑞索思花了1000万元独家代理了其移动广告业务。这让91初次尝到了盈利的甜头。次年,中国应用商店进入爆发期,百余家应用商店一拥而入。头脑灵活的创业者们发现应用商店每天分发量非常高,于是考虑套现,发展广告业务。91自此获得了极快的发展。 戏剧性的是,当互联网巨头意识到移动领域的重要时,摆在他们面前的已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这是关系到面包和金子的问题。守着金子会被饿死。”胡泽民如此评价移动领域的残酷,“看看诺基亚甚至微软就知道了”。 但选择与百度合作依然是91的最佳选择。胡泽民表示,91和百度的整合是最强的,这体现在对流量的控制能力,在移动端的流量也是吻合的。意外的是,有接近百度高层的人士告诉《环球企业家》,2013年上半年,李彦宏曾在北京会见刘德建,并伸出拟全资收购91的橄榄枝,但并未被接受。 进入7月,91才认真考虑收购建议。公告发布前的一周,收购竞争进入最后阶段,李彦宏给刘德建打了一个越洋电话,两人确定了收购意向。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胡泽民与汤和松商榷细节。有趣的细节是,分处京沪的两人也几乎都是在电话中敲定并购的各项事宜。 7月15日周一晚7时,网龙高管会议在851大厦2层刘德建的办公室按时召开。办公室里摆满了各类手板、模型以及代表主人丰富趣味的高科技玩意儿。刘德建习惯性地拿着一听苏打水,时不时将腿架在椅子上或者盘腿坐着。圆形会议桌周围的高管,耐心地听着电话中胡泽民介绍与百度的并购事宜。 公告发布前几天,胡泽民打电话给刘德建,告知具体金额。刘在电话里只说了一个字,“好”。出人意料的是,百度公告收购91时,刘还在睡觉,他有着迥乎常人的作息时间,夜间办公,下午三四点钟起床。就在众多媒体纷纷联系网龙时,他已经登上了当天下午离开福州的飞机。 胡泽民说:“这既是刘胸有成竹的表现,也可看出他对我的信任。”刘经常对别人讲起两人在美国创业的故事。他们共同经历了金融危机中股票的大起大落,由高值坠落的惨痛教训。“我比较能够理解他的想法,变成现实,落实下去。” 搅局者 意外的是,在此之前,包括崔瑾在内的很多业内人士一直认为阿里巴巴最终会收购91。 事实上,百度并非没有考虑过收购豌豆荚。“百度、腾讯、阿里前前后后都找我们聊过。”王俊煜告诉《环球企业家》,但由于他们也没想过被收购,和百度的谈判也就没上升到商务级别。按照他的说法,豌豆荚无论从应用分发量还是用户数都超过91。因此,百度花19亿美元他完全没想到。“这的确是个很提神的价格”。 隐秘在百度身边的阿里巴巴,对于移动互联网搜索入口的并购决心更为坚决。根据豌豆荚一名员工回忆,今年端午节之前的一天,一群“神秘人”突然出现在豌豆荚办公室。他们正是来自阿里巴巴。据知情者透露,阿里巴巴当时给豌豆荚估值大约为3.5亿美元。“当时,阿里巴巴的财务、法务和商务等部门的人都来到公司,问了员工很多问题。简直就像在做尽职调查。他们在会议室里呆了一天。” 但遭到拒绝。5月的一天上午,从上午9时到12时30分,王俊煜只做了一件事:用超过100页的PPT向所有投资人说明,为什幺拒绝阿里巴巴的收购要求。一名在场的知情者回忆道:“王俊煜最后说服投资人的一点是,他说如果非要把公司卖掉也可以,但他和另外的创始人会再做一家公司。” 根据豌豆荚推测,阿里巴巴在和自己谈判的时候也在接触91无线。阿里巴巴方面也曾告诉豌豆荚,自己也在和别家同类型公司谈。谁先谈成,另一家就自动终止。“阿里巴巴和91的谈判,一定程度上对百度这次收购起到了抬价的作用。”一位投行人士说。 这场惊天收购中另一个焦点是奇虎360。其与91的关系颇为微妙。91无线业务部门刚成立时,由两个副总共同管理,各立山头,内耗严重。刘德建的“聪明之处”便是指定两个人分做一块业务,很好地分化了矛盾。2009年,刘再次做出人事调整,由时任网龙CFO的胡泽民和陈宏展出任联席CEO,两人分工相当明确。2011年,91的产品已经稳居国内三大应用市场之首。 这时,360开始按耐不住了。周鸿祎很长一段时间不重视应用分发渠道,这让他遇到了非常多的挫折。因为各家市场都要求付费推广。尤其在2011年5月至10月,360的局面十分被动。2011年5月26日,周在内部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开发360助手。周采购了40台手机,调拨40名程序员。 但这款应用没有做好,周找到胡,商谈联合开发。当时360的考虑是,尽管360在PC端拥有安全卫士、浏览器、网址导航等众多产品,问题是这些应用很难直接平移到移动互联网领域,360必须借助有利的推广渠道抢占这一市场。而91手机助手已是这个市场的新贵。360派驻了40名程序员到网龙的长乐基地,参与开发。 蜜月期极其短暂。当年11月,360(91)手机助手上市。360开始变卦,主动推广独立的360手机助手。利用360安全卫士PC端开始推送。手机连接PC后,直接安装。如此迅猛的推广速度,让360手机助手从2012年1月底至6月,用户规模爆发增长。几乎只用半年时间,做了网龙三年做的事情。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至此移动分发的洗牌基本结束。第一阵营是分发量最大的91无线和360,第二阵营则是体量巨大的百度和腾讯,第三阵营则包括豌豆荚、应用汇等小规模公司。长尾市场已逐渐消失,转到其他领域。91能获得巨头足够的支援不啻为一招妙棋。 尽管百度收购91要等到8月14日签署收购协议之后才能尘埃落定。在此之前利益攸关方都缄默不语。但在福州长乐市靠海的一片荒地上,一栋栋建筑已经拔地而起。这将是网龙今后的总部所在,主体建筑天晴楼造型仿照《星河舰队》中的“企业号”。91的一位员工指着远处的天晴楼说:“这个造型的版权是花十几万美元跟美国公司买来的,真正的正版。” 这是下一个被出售的对象?还是通向移动互联网的另一扇大门?我猜你可能已经嗅到了某种气息。(完)
(责编:导演)

本文由http://www.outstandingcph.com/qiche/77.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修正)墨西哥女童圣诞心愿飘过边境墙 美国亚利桑那男子助她美梦成真上一篇:《美国上市公司业绩公布日程表》--9月7日至9月14日